【曜安的故事】比第一志願更重要的事

大家好,我叫做謝曜安,這個月剛從台大畢業,接下來要進到台科大讀營建工程研究所。

我生長在一個基督教家庭,家庭成員有爸爸、媽媽還有一個姊姊。父親經常教導我很多關於品格與信仰的事情,母親則是放下當時高薪的服裝設計師工作全心全意地照顧我和姊姊。家庭的狀況看似很精緻,但在風平浪靜的海面下,存在著巨大的危機。不知道是家族土地處理的問題還是卡債,總之從我很小的時候就知道家中背負著龐大的債務。


那樣的狀況給予母親很大的壓力,家庭經濟屢次遇到很大的危機,生活上也經常受到影響。除此之外,我國中時在學校的生活也很疲累。我的手經常會流手汗,每次體育課和同學打球的時候,總是會被拿來笑話,無法享受在體育課之中,便導致我不會和同學打球,這樣的惡性循環逐漸使我在班上的群體中被孤立出來。我的個性也變得不愛說話,生活的目標只剩下讀書、考試。


大約國二、國三的時候,我來到夢想之家。我發現這邊很不一樣的是,大家不是用「我所沒有的」來看我,而是看到我心裡的夢想與潛能。大家不是看我家庭的狀況來判斷我,也不是看我經常流手汗這件事,而是很用心地了解我、照顧我。我就讀的國中就在台大附近。


有一個夢想之家的大哥哥,當時帶我去台大好幾次,也曾經帶我進去過台大圖書館的影音館。從那時,有一個夢想在我心裡萌芽,就是想要考進台大,想要在這樣的圖書館中讀書。但,有了這個夢想,現實狀況卻是家裡經濟的問題。


雖然父母親一向是以教育為重,但是我自己也不敢做出過多的要求與渴望。我想考上建中,想挑戰成為卓越,但是往往沒有足夠的資源,除了學校發的教材之外的參考書、試題本…等等,對我來說都是不易取得的。


當時我的姊姊高三也正在考大學,這一直都是我們擔心的事情。有一天,文華哥把我跟姊姊找過去,在我們手裡放了幾千塊錢,要我們去好好地挑選參考書,好好的把課業讀好。


當時我還小,並不知道文華哥這樣做對於他自己的生活會造成什麼影響,但我覺得很開心、很溫暖,也有更大的動力想要往前。後來在那一年的考試當中,我姊姊考上台大,我則是考上了建中。


上了高中之後,夢想之家便逐漸成為我生活的重心。我在夢想之家也找到了一群同伴。經常聚在一起分享生活,也經常出去玩。我們一起去過宜蘭,一起去過九份,一起逛淡水,高中時代很多的回憶都是在這裡寫下來的。


雖然在建中的課業不盡理想,也常常很沮喪難過。但是夢想之家是一個教導關於夢想與希望的地方,因此我繼續奔跑,繼續期待未來,並沒有灰心。在夢想之家我也找到我自己的課外興趣,我彈吉他、玩樂團、創作歌曲。我也渴望用音樂對每個灰心喪志的人來說話,讓他們的心中能夠找到夢想,並且努力奔跑。


高三的時候,我仍然繼續持守著想考進台大、踏進台大圖書館的心志。雖然模擬考成績看起來是不可能的,但這份堅持與希望始終沒有改變。在最後考試當中,我的成績比模擬考進步將近一百分,考進台大。


上了大學之後,我決定要效法文華哥和夢想之家每個哥哥姊姊的榜樣,因此我決定投身在國中課輔班的教學之中。其實在大一大二的時候很抉擇,因為剛上大學一方面還不習慣,一方面系上大一大二的課業很重,常常教完課輔班之後還要回家k書到半夜。


另一個抉擇點是,來夢想之家教課的一個晚上,其實也能拿去接其他家教的學生,意味著要犧牲能賺更多錢的時間。當時也很常想著說:「教完這個學期就退出吧~」但是啊~大一教完國三之後,有一個學生成為我教課輔班的動力來源。


他國三的時候,並不善於讀書,在學校也是被別人欺負的對象,甚至是在課輔班也常常跟同學起衝突、打架。但他升上高一之後,有一次來找我時提到,他成為班上的數學小老師,幫助同學解題!


看見他找到自信,他找到人生當中的熱情,他用舞蹈來交朋友、也參加許多舞蹈比賽,每次看到他為了舞蹈努力的練習,我都覺得在夢想之家所傳遞出來的事情是很有意義的。因為這是一個關乎夢想與熱情的傳遞。


從大一到現在已經過了五年,我自己的生命也發生了一些改變。原本讀的科系是農業化學,但我在大二時發現,化學專業的工作與研究經常是脫離人群的。我審視了自己的熱情,發現要重新在方向上有改變。


後來我找到自己人生的使命宣言,對我來說「我的人生是一個關於建造的故事」我渴望建造我自己的生命,我也渴望建造別人的生命。就像是在空無一物的地方建造出美麗的建築,我想要在人們空無一物的心中建造出一幅美麗的畫面。我會去台科大營建工程所讀書,學習土木、建築相關的專業,但我更渴望的是看到許多人生命中的夢想被畫出來、築起的過程。


很開心能跟大家分享我與夢想之家的故事,相信我們當中的每個人都是能夠帶來改變,並且將夢想與熱情繼續傳遞下去的人。